首頁 >  要聞 >  正文

【將進酒Bar】酒神黃庭堅:我曾加入史上顏值最高天團

2019-05-10 14:44 來源?:?中國財富網????? 原創

分享至

文/九公主の桐

我叫黃庭堅,是北宋文壇的超級網紅,我的公眾號“山谷道人愛寫詩”篇篇10萬+,其他公眾號要想點擊量,必學我的寫詩風格。

什么?吹牛?

確實,我的老師蘇軾詩寫得比我好,他的詩歌渾然天成,憑才情隨意揮灑,豈是普通人學得會的?還是我的“點鐵成金”“無一字無來處”更容易學一點。

我今年60歲了,按說正是享受天倫之樂的年紀,可我卻遠離家人,謫居在宜州(今廣西宜山縣)一個破敗的戍樓上。

自從49歲以來,我接連被流放3個偏遠荒涼之地,只因為我與老師蘇軾走得近,還總說關于新政的大實話。新黨當政,看我不順眼,把我支得遠遠的。

如今的我,不論按照哪個朝代的標準,都是混得最慘的那類人:背井離鄉、被踢出干部隊伍、文集被銷毀、沒有退休金沒有生活來源……

我現在一身的病,頭疼、腳疼、心悸……恐怕也沒有多少時日了。坐在這個悶熱的戍樓上,聽著樓下市場熙熙攘攘的人聲,反而覺得內心一片澄凈。

如果讓我現在回顧我的一生,我是了無遺憾的:

我曾居廟堂之高,也曾處江湖之遠,不論世事如何變遷,對國家和百姓,我始終不忘初心,憑良心說話做事;

《大宋才子黃庭堅》劇照

對家人,我幾十年如一日親自為母親洗馬桶、尊敬哥哥照顧弟弟,讓家庭十分和睦;

對朋友,我以誠相待,重情重義,“桃李春風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燈”是我對朋友最深的惦念;

對粉絲,我的作品常常更新,引領時代風潮,還將生平所學慷慨相授;

只遺憾,我應該是見不到敬愛的哥哥大臨最后一面了,來生,我們再做好兄弟!

蘇門四學士:

史上顏值最高才華最佳的超級男團

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是在京城做官的3年。

那3年,老師蘇軾的另外幾位學生秦觀、晁補之、張耒都在京城做官。

《大宋才子黃庭堅》劇照,黃海(左)飾演黃庭堅,溫兆倫飾演秦觀。

老師蘇軾的一句“如黃庭堅魯直、晁補之無咎、秦觀太虛、張耒文潛之流,皆世未之知,而軾獨先知”讓我們四人名聲傳遍大江南北。

那時候的我們都是40歲左右的年紀,俗話說“男人四十一枝花”,當我們四人一起出現在北宋街頭,就是這條gai上最靚的四個仔。

大家親切地稱我們為“蘇門四學士”,可以說是史上顏值最高才華最佳的組合。

我們常常去老師蘇軾家做客,老師拿出皇帝賞賜的密云龍茶和自己親自釀的酒款待。我們品茶飲酒、吟詩作對、作畫題跋、互相切磋,好不快活。

有一天,我給三弟晁補之寫了一首茶詩,對其中的一句“曲幾團蒲聽煮湯,煎成車聲繞羊腸”尤其滿意。

我以羊腸小道上的車聲轆轆來形容爐火上煮茶的聲音,這個比喻真是又貼切又別出心裁,我簡直都想拍拍自己的肩膀夸一句:“你真是太棒了!”

我把這首詩發在朋友圈,等著朋友們點贊。

果然,三弟馬上回復我,“車聲出鼎細九盤,如此佳句誰能識”。朋友們也都很識貨,各種彩虹屁夸得我心花怒放。

蘇門四學士

直到看到老師蘇軾的評論,我頓時眼前一黑——

“別人鉆進死胡同就叫倒了大霉,黃庭堅竟然一頭鉆進了又細又窄的羊腸,不窮才怪?!?/p>

老師,我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,我也要面子的好哇!

黯然銷魂者

唯別而已

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,自紹圣二年(1094年)開始,我們師生五人紛紛被貶離京,四散天涯。雖然未能再齊聚,但保持書信往來,互勉互勵。

崇寧三年(1100年),在我被流放的第6年,終于等到了朝廷的赦免,這時我已經55歲了。

我從戎州(今四川宜賓)一路向北,滿心期待著與老師和好友們的重逢。

沒想到,還沒有等到重逢,二弟秦觀和老師蘇軾接連去世。

4年后,我再被貶往宜州。在路過長沙時,遇到了秦觀兒子秦湛和女婿范溫候正護送他的靈柩北上。

廣西宜山縣

沒想到竟然是以這種方式重逢,我握著兩位晚輩的手失聲痛哭。

看到秦觀的家人窮困潦倒,我拿出20兩銀子給秦湛辦理喪事。

秦湛這小子卻極力推辭,說什么我也剛剛結束貶謫,沒什么錢,不好意思用我的錢辦喪事。

我告訴他,我和他的父親是同門好友,我們相交的情誼如同骨肉。如今他去世了,我既不能參加葬禮也不能送葬,已經很對不起他了。這筆錢不只是區區20兩,更是表達我對好友的不忘之意。

秦湛含淚收下了銀子。

途經衡陽時,看到了秦觀的遺作《千秋歲》,悲從中來,感慨萬千,追和一首:

此時,老師蘇軾已經去世3年,三弟晁補之和四弟張耒再次被流放。我反復翻看與師友們互寄的詩文,看我們在朋友圈里的打趣調侃,仿佛回到了當年的快樂時光。

貶謫路漫漫

幸好有你

老師蘇軾有位好弟弟蘇轍,我有位好哥哥黃大臨。

哥哥也是一位詩人和詞人,曾在萍鄉縣做過縣令,和蘇轍也是好朋友。

我們的父親在我14歲時去世了,長兄如父,在我心中,哥哥是除父母之外最重要的人。

我的貶謫路也是哥哥的貶謫路,他一直陪著我。

我被貶黔州(今重慶彭水),哥哥陪著我自紹圣二年正月出發,從汴京經許昌、江陵,一路跋山涉水,4月23日到達黔州。

我們一同觀賞長江三峽的秀美風光,晚上對榻暢談昔日的理想和追求,有哥哥相伴,我幾乎忘了自己正走在流放路上。

到達貶所后,哥哥又陪了我2個月,等我安頓好了才離開。

哥哥離開的時候,我淚如雨下,從此巴山蜀水間我將孤身一人。我們都已過了知天命的年紀,這次分別,不知道是否還能再見。

寫給哥哥的詩詞,我只用殤字韻,用專屬韻腳寄托我對哥哥的思念。

后為避表外兄嫌,我自黔州徙于戎州。

戎州夷夏雜居,卻如老師蘇軾所言“吾民盡玉顏”,對我這落魄官員熱情擁抱,我享受著“街頭酒賤民聲樂”的質樸,“晨舉一杯”的愜意,寄情山水傳道授業的快活。

那兒的百姓會用多種糧食釀酒,王公權家荔枝綠乃戎州第一,這酒后人叫它“五糧液”倒也貼切,“集天地之靈氣,采五谷之精華”。

聽說我在流杯池吟的那首《安樂泉頌》傳誦了千年,當年我推美酒于夔門之外,未曾想千百年來,那口安樂泉百米深處取水釀制的“五糧液”竟香溢世界,始終代表著中國濃香型白酒的最高水平,成了國家名片,真是給足我這代言人面子。

如今,在岷江邊上、宜賓城廣場、五糧液廠區到處可見我的塑像,儼然將我當成五糧液酒神。

五糧液古窖池

說來慚愧,離開戎州沒幾年,我再被貶宜州,哥哥又專程來陪我。我們一起共度春節,下棋吟詩,攜手游賞宜州山水。

我清楚地記得,崇寧四年(1105年)正月廿八,是個大晴天,我和哥哥興致勃勃地爬北山。我們互相攙扶著進入集真洞,欣賞形狀各異的鐘乳石。洞中,一汪清澈的泉水靜靜流淌。

與哥哥在一起,每一天都是幸福的。

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哥哥還有一家老小要照顧。2月6日,他踏上了返鄉路。

在送行的酒席上,我知道這應該是年過花甲的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了,提筆為哥哥寫下了最后一首殤字韻的詩:

舉起酒杯,祝愿我們兄弟健康長壽,一同活到80歲。如今,我難返故鄉,祖墳前的松樹想必粗壯繁盛,故園早已枯草荒涼,我們兄弟也即將天各一方,后會無期。今夜,又將是一個能聽得見老鼠磨牙聲音的難眠之夜。

圖為浦江縣“理和堂”,黃庭堅一族的祖屋

有朋自遠方來

不亦樂乎

在哥哥大臨走后的一個多月,一天清晨,一名叫范廖的四川人前來拜見我。

他告訴我,他是我的粉絲,自從知道我被貶宜州后,立刻在崇寧三年的秋天從四川出發,逆長江而上,在洞庭湖棄船后,取道湖北、湖南,馬不停蹄地奔向宜州。昨天到的宜州,今天就來拜見我了。

我和范廖聊了一陣,竟然十分投機。我發現這個人性格豪爽慷慨,既能舞刀弄劍,也會作詩填詞,還是好學之士。從他的言談和這次說走就走的拜訪,我仿佛看到了盛唐游俠的影子。

范廖告訴我,和我談話讓他忘記了跋山涉水的勞累,看到我如同見到謫仙人,他不怕這里的瘴癘,希望陪伴在我身邊照顧我。

我自然是十分高興的,在這個人生地不熟、環境惡劣的地方有個志趣相投的人陪伴當然是再好不過了。

此時我已經“去國十年,老盡少年心”,范廖的到來,不只是照顧我的身體,更為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樂趣,我的交際也變得多了起來。

我們下棋讀書、飲酒唱歌、秉燭夜談,有時還和好友一起游山玩水,南山北山都留下我們的足跡。

轉眼到了重陽節,我和范廖參加宜州城樓酒宴。在宴席上,聽到幾位將軍討論“今歲當鏖戰取封侯”,我想起當年的滿腔抱負和如今的坎坷遭遇,百感交集,提筆填了一首《南鄉子》——

寫罷,我把筆一扔,靠在城墻上放聲高歌。

是啊,世間的一切榮辱得失都隨風雨飄然而逝,唯有美酒與美景不可辜負,且飲酒浩歌,白發簪花,方不負秋光!

酒后吐真言

在很多人心里,黃庭堅始終是gai上最靚的仔。如果你穿越回古代,有幸與黃庭堅對話,你想跟他聊什么?

執筆:李耀威

統籌:周黎潔 徐丹寧

編輯:何苗

視覺:喬琦宇 王祺

監制:王燕

責任編輯:儲繼軍
相關推薦

外匯

熱點板塊排行

個股行情

新股日歷

微信群拉人麻将赌博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群号 天津11选五预测工具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原理百度百科 福建快3中二不同 排列五怎么玩详细介绍 配资炒股秘籍 海南4 1号码分布图 北京快三app下载地址 九五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