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【將進酒Bar】張若虛:這句話我比范閑更有資格說

2020-04-13 09:49 來源?:?中國財富網????? ? 作者:九公子的浪 原創

分享至

“我就寫一首詩,你們隨便寫,多少首都行,只要能比我這首好,算我輸!”

《慶余年》主人公范閑詩會上說的這句話,其實有個人更有資格講,這個人就是——張若虛,他那首 “孤篇壓全唐”的詩叫《春江花月夜》。

《慶余年》劇照。來源:網絡

崔顥不服,帶上《黃鶴樓》去battle。

“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云千載空悠悠”vs“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楓浦上不勝愁”。

張若虛勝。

張九齡也不服,帶上《望月懷遠》也去會了會。

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vs“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”。

張九齡似乎還是差了那么一點。

李白坐不住了,我可是詩仙,抄起《把酒問月》就走。

“青天有月來幾時,我今停杯一問之”vs“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

李白被K.O.。

公元618年,唐朝始建。

不過可不是從李淵長安稱帝那天的零時零分,產生的詩就被叫唐詩的。

那時流行奢靡的宮體詩,為了形成唐詩獨有的風韻,唐太宗努力過,“初唐四杰”也努力過。

如今,史學界更愿意把《春江花月夜》作為唐詩形成的開端。

你可知,能讀到這首開端即巔峰的《春江花月夜》有多幸運?

明朝的一個夜晚,一位年過半百的舉人——胡應麟正在編撰他的那本《詩藪》。當時他正賦閑在家,意圖搜羅有史以來的詩歌珍品,編寫歷代詩選。

盡管詩歌搜集已接近尾聲,可是他還是不甚滿意,總覺得缺了幾首可以稱絕的極品詩。

他還不想睡,打開了剛得的宋人郭茂倩撰寫的《樂府詩集》。

突然他眼前一亮,一首他從未見過的唐詩跳進眼眸。

“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?!眲偰钔甑谝痪?,他就坐不住了,從藤椅上一躍而起。?

當他吟到“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”時,更是激動得渾身顫抖。

“我終于找到了!有了這首《春江花月夜》,我的《詩藪》可以完美收官了?!?/p>

心情平復以后,胡應麟恭敬地把《春江花月夜》抄錄到《詩藪》中。

此時,離《春江花月夜》的誕生,已經過去了900年。

在這900年里,《春江花月夜》連同它的作者張若虛一直沉睡在黑暗里,等待光芒重現。

胡應麟的《詩藪》和郭茂倩的《樂府詩集》完成了這首天才之作的傳承接力,只差了一點點,它就真的失傳了。

《春江花月夜》被聞一多先生譽為“詩中的詩,頂峰上的頂峰”,連帶著張若虛,也因這一首詩,“孤篇橫絕,竟為大家”。

張若虛塑像。來源:網絡

張若虛能寫出“壓全唐”的大作,想必其他作品也不差。

然而,張大才子到今天留下來了多少詩呢?一百首?八十首?

答案很令人震驚——只有兩首。

不過張若虛的遭遇,不是一個人。

寫《登鸛雀樓》的王之渙只有六首詩留下來。

李白留下來詩只占創作總量的大概十分之一。

再說杜甫,四十歲之前的詩幾乎全部失傳,只留下了1400多首詩。

一千多年里,也不知道有多少首《春江花月夜》被淹沒失傳……

由于這部偉大的唐詩差點失傳,他的作者也差點被埋沒。

如今,我們只知道張若虛生于大唐開元年間的揚州境內,只能靠想象試圖接近他的生平:

開元盛世的好時代,又生活在“江左名都、竹西佳處”的揚州,不用想也知道,張若虛的少年時代很是幸福。

國家一天天地強盛,張若虛一天天地長大。

他憑借著過人的才華,贏得了人們的尊重,交到了一批朋友。

賀知章、張旭、包融都和他關系不錯,他們一起寫詩、喝酒、作文,并稱"吳中四士"。

成年之后, 張若虛以才華橫溢名揚于京城,但他既沒有像賀知章一樣做了朝中大官,也沒有像張旭一樣立刻聲名鵲起。

張若虛只當過“兗州兵曹”,是個不起眼的小官。

這種才高位卑的內心焦慮與矛盾是需要排遣的, 缺少信仰支撐的漂泊靈魂也需要找到安息之所。

官場失意的詩人回到了家鄉揚州。

一天春夜,他獨步長江之畔。

開元盛世倒影在江水里,花在春風里旖旎。

江水依舊東去,詩人對月獨酌,天地之間五個最美意象躍然眼簾:

春,江,花,月,夜

詩人臨流把酒,衣袂翩然,對月吟唱,然后驀然成詩:

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聲。

滟滟隨波千萬里,何處春江無月明。

江流宛轉繞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

空里流霜不覺飛,汀上白沙看不見。

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?并沒有。

他以生命丈量無盡的時間,發出一句天問:

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
歲月漫長無際,于青史卻不過寥寥幾筆,細想無非是浮沉起落,他洞穿了時間的本質:

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

潮起潮落,花謝花開,唯有月亮不變。

而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,卻讓揚州的月亮從此不同。

賀知章、張旭都是嗜酒如狂的人,張若虛既與他們齊名,想必也是好酒量。

為什么詩人作詩前總愛喝酒?

東漢末年的曹操就曾說過“對酒當歌”,李白也是“斗酒詩百篇”。

可見文人喝酒寫詩是有歷史淵源的,酒是詩人的Buff。

詩酒之外,他們要面對真實的人生;詩酒之中,才可以把酒攬月,杯酒慰風塵。

為了打撈詩意,詩人圍爐煮酒,野渡舟橫;

過山過水,看看風流繾綣,詩酒流連。

有長嘯,有淺酌,有悲傷,有歡喜。

一壺酒,幾行詩,滄海桑田就在手中款款搖曳。

不管怎樣,唐詩是美輪美奐的。帶著濃濃的酒香,在云月之下,在山水之間,甚至是市井人家、天涯古道,多情地招搖著。

不知你是否也嗅到了唐詩中,那清遠縹緲卻歷久彌新的酒味。

從唐朝重碧拈春,一路飄灑到五糧醇香。

“香氣悠久、味醇厚、入口甘美、入喉凈爽、各味諧調、恰到好處、酒味全面”,極致工藝釀造的世界名酒五糧液,歷經歲月洗禮,也愈加濃香醇厚。

責任編輯:徐丹寧
相關推薦

外匯

熱點板塊排行

個股行情

新股日歷

微信群拉人麻将赌博 秒速赛车是哪里开的 pc蛋蛋赔率投注软件 湖北省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福彩20选5窍门 江苏快3历史 三分赛车在线开奖 体彩开奖直播新浪视频直播 配资炒股破产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六码计划